palm因短期的战略而得到的教训

2010-12-31

 大概在2005年,许多手机公司推出了带有音乐功能的手机。这么做,并非试图提升行业内的竞争门槛,而是剑指一个陌生的对手:苹果公司的音乐播放器iPod.当时这些手机被媒体喻为“iPod杀手”,但它们未达使命,很快被外界遗忘。

 
  今天,同样的命运会发生在那些被称为“iPhone杀手”的手机上吗?
 
  过去半年里,被业界视为最有机会与iPhone掰一下手腕的产品Palm Pre似乎已经站在了剃刀的边缘。今年初,当它在全球消费电子展上粉墨登场,它赢得了堪比2007年iPhone发布时的掌声。Palm的股票应声而涨,从当时的3美元一路蹿升至半年后的13美元。而其重要投资者罗杰。麦克纳米更是在三月时对彭博新闻口出狂言:“你知道,最美妙的事情是,2009年6月29日就是iPhone发售的两年之期。在那之后一个月,不会有人再用iPhone了。”而Palm的CEO约翰 鲁宾斯坦正是乔布斯旧部,曾负责iPod的开发。
 
  一款足够好的产品,加上极富进攻性的营销策略,结果却不够美妙。外界估计6月6日发布后,这款价格约为200美元的手机在当月发售仅为20万部,而据投资银行摩根。约瑟夫的分析师伊利亚。戈洛佐夫斯基(Ilya Grozovsky)估算,7月里Palm Pre的发行量更是可能只有10万台。不止一名分析师因此开始调低Palm的股票评级。
 
  虽然富有经验的投资者皆知,分析师的估算数据通常与实际销售量有一定的偏差,而且对于这家市值不足20亿美元的公司,这个业绩也并非糟糕。但科技业却似乎越发焦躁:显而易见,这与iPhone 3G版三天售出100万部手机的成绩非可同日而语。如果iPhone长期没有能够分庭抗礼的对手,对这个行业反而是伤害性的—太多游戏规则的制定只能听由苹果之意,更大范围的创新却可能被压抑。
 
  这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手机产业的竞争已经激烈到何种程度。仅仅五年前,一款手机只要拥有足够优美的工业设计就能卖座,比如摩托罗拉的V3.而在今天,一款手机的成功需要凑足太多必要条件:独特的工业设计、流畅的操作体验,以及层出不穷的应用程序??
 
  说起来这三点并不复杂,但苹果正在不停将门槛提高。其优雅简约的设计能力早在iPod时代已经为全世界所熟知,而iPhone上加入的多点触控和三种感应器则彻底改变了手机的操作方式,让以往足够优秀的诺基亚的使用体验显得繁琐。最重要的是,它率先打开了基于手机的应用平台市场,迄今有超过6.5万个来自各种开发者的不同的手机应用,广受市场认可。以至于业界近乎惊讶的发现:原来花样迭出的应用们,可以让一款诞生已经两年的手机仍显得青春无限。反之,新鲜出炉的手机也可能因为应用局限而很快丧失新意。
 
  这就是Palm Pre遇到的问题。它在2009年1月对外发布了手机,4月才推出手机开发系统,9月才会公开自己的应用销售平台App Catalog.这种滞后让消费者只能将Palm Pre暂时当作一部普通的智能手机使用。而且没有人知道到九月时还有多少开发者有着十足冲动给Palm Pre开发产品。毕竟,到那时,所有人都知道它并非一款与iPhone分庭抗礼的产品,将自己开发的应用程序运载于几十万部手机和几千万部手机,是完全不同的。
 
  更简单一点说,也许在未来,只开发出一款好的手机已经不够。移动终端的开发者们必须拥有更好的战略感,通盘部署所有事情的有效推进。可以想象,Palm Pre现在同时面临着销售及相关服务、在已推出一款CDMA制式手机之后再尽快发布GSM制式的同类手机、应用商店、策划下一代产品??在凶悍的竞争中兼顾如此多短期、长期的事务, 实在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