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期三人堂:中国深圳工业设计生态

2010-08-02

2008年9月12日,2008中国(深圳)国际创意设计博览会在深圳市会展中心拉开帷幕。香巴拉《三人堂》节目来到斯可馨家具展厅,特邀Cube工业设计公司产品设计首席设计执行总裁Paul Cohen、深圳市派虎科技有限公司国际业务主管龙瑜、深圳派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罗劲、深圳怡美工业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陈琦,与香巴拉主持人一起探讨“中国深圳工业设计生态”这一主题。

 
 
 
        主题:中国深圳工业设计生态
 
  时间:2008年9月12日下午15:30
 
  地点:深圳创意博览会香巴拉设计界展位
 
  形式:小型人物论坛
 
  关键词:设计品牌;产品周期;技术研发
 
  嘉宾:
  Cube工业设计公司产品设计首席设计执行总裁 Paul Cohen
 
  深圳市派虎科技有限公司国际业务主管 龙瑜
 
  深圳派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罗劲
 
  深圳怡美工业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陈琦
 
    香巴拉:三人行,必有我师,欢迎来到香巴拉三人堂,今天在三人堂中我们邀请到澳大利亚著名的设计师Paul Cohen先生,以及深圳派虎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罗劲先生,还有深圳怡美工业设计有限公司的陈琦设计总监。首先请各位跟我们香巴拉的各位网友问声好。
 
    Paul Cohen:How are you! Thanks for interview!
 
    陈琦:大家好!
 
    罗劲:大家好!香巴拉的各位网友!
 
    香巴拉:我们提到工业设计这个话题,我们知道在国内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的区分会比较的明显,但是我发现大家在工业设计上做的范围会比较的广,我想问一下COHEN先生这是什么原因。
 
    Paul Cohen:就是说在工业设计这个范围是非常的广泛的,包括像电子设计啊,建筑设计各个方面,在中国有一个非常广大的市场,这取决于每一个人,如果你非常的热爱这样一个行业的话,在中国是有很多的发展的机会的。
 
    香巴拉:那么在中国的工业设计市场的中间,当然我们存在着市场比较的广,刚才PAUL 也有提到过,那么我们中国的工业设计在切入市场的时候一般会采取什么样的切入点呢?我想问一下我们的罗总和陈总。
 
    陈琦:这个切入点应该这样来看,就像你刚刚说到的工业设计本身的覆盖面就比较的广,可能就是说这个产品批量生产的要求都可以划分到工业设计的范畴之内,然后每一个公司的定位都是不一样的,他可能自己的侧重点会不一样。有些可能会偏向于数码、IT、通讯周边的,这个取决于他对这一类产品的理解和理念的切入。对于怡美来说,我们一直觉得这个市场非常的大,其实我们的目标也是服务于各种有工业需求的企业单位,来协助他们,使他们的品牌能够更快的成长起来,所以说我们现在的范围也是十年来的积累,我们也是有做到几个不同行业的,包括金融行业我们在做ATM的大型的金融设备,图书馆设备,包括政府的一些相关的设施设备这些已经是我们一个很大的范畴了,包括安防,也涉及到一些工具设备,包括专业的一些探测设备的。其实这些都取决于你自己公司的一些实力来看,自己的方向趋向于哪一块。
 
    罗劲:因为各个工业设计公司他们所处的角度不太一样,而我们公司就专注于一个产品领域,我们主要是做电脑遮光罩和笔记本遮光罩的开发,那么我们所有的经历都专注在这个项目里面,我们认为一定要有自己的知识产权,然后才能够把这个小的产品走的更远,做得更大。这是我个人的体会,然后我们在知识产权方面尝到了甜头,因为知识产权的保护就没有其他的竞争,做起来就相对的比较的轻松一些。谢谢!
 
    香巴拉:那么下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PAUL COHEN先生,在澳大利亚,工业设计方面,您会选择一些什么样的切入点?
 
    Paul Cohen:在澳大利亚创新是非常的重要的,澳大利亚也是一个非常富于创新的国家,比如说在澳大利亚,要设计首先我们要富于生产,然后生产的话我们要从创新这一点开始做起,这就是我们的切入点。
 
    香巴拉:那么各位是如何看待工业设计公司和ODM之间的区别的?ODM是专业的设计制造商,而不是说一整套的生产商,因为现在很多的工业设计都是OBM就是自主的品牌的生产商,他可能会更加的偏重设计这一块,他还是有一整套的生产流程的。
 
    PAUL COHEN:我相信差别还是很大的,我来自一个设计咨询机构,因此我看到的内容不同,ODM就像一个“blinkard”,这些设计师不用接触外界,不用接触外部文化,只用做好客户要求的设计就可以了,但是作为一个品牌设计公司,我们必须有全球性的眼光保持与世界的随时联通,因为他们的作品要面对的是世界市场。
 
    香巴拉:我想在问一下我们中国的两位设计师,因为工业设计是属于工业密集型的产业,所以在维护一个专业的设计公司可能会需要一个比较高的成本,那么我们是如何来平衡这样一个成本的,而且我们知道有很多的工业设计公司也会为很多的大的品牌商去做一些专业的服务,工业设计公司与企业的设计研发部门应该是怎样的关系?
 
    罗劲:就我们公司目前而言的话,我们主要是推自己的品牌,当然前段时间我们跟联想有过合作,是因为他们要订购一批产品赠送给采访奥运会的记者,数量还比较大。目前还只有这一个例子,其它的我们都是自主的品牌,这就是我们公司的情况。
 
    陈琦: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我们也会有一些大的侧重点,首先企业在研发产品的时候,它也是有一定的计划性和策划性的,首先我们在前期这一块,我们有一些可能是长期合作的,对我们的质量也是比较的认可的,那我们也会介入到产品的研发计划中去,实际上能够控制到我们的现有的设计项目,是在一个大概在一个数量集上它会再分摊到一年里面,因为我们都是长年的协议这样的。然后我们其它就是通过市场推广这一块的,可能会拓展一些新的客户,其实我们相对稳定的是用长年的协议,包括美国的公司都是长年的合作模式在推,可能有十几个产品,所以你刚刚说到的成本这一块,我们是有自己的计划的。我们现在来说,国外可能占到我们的百分之四十左右,国内相对多一点占到百分之六十,这个都是一些比较大的品牌——包括深圳的中小企业,他们的成长也是非常的快的。我们跟他们的合作也是非常的愉快的,实际上他们(深圳的中小企业)的东西也有很多是销往国外的,他们的效率非常的高,更新的也非常的快,现在我们这一块也建立了长期的合作。所以说,稳定的加上新拓展的就是我们的现在的一个方向。
 
    香巴拉:因为现在的很多的企业他们的生产线都非常的长,所以他们每一年推出的产品都会比较的多,那么造成了这个产品的上市的周期律会越来越短。生产周期变短了之后对于产品的设计需求量会非常的大,所以这样就会为很多的设计企业提供这样的一个空间,那么专业的设计企业和企业的研发中心是怎么去处理这个关心的?
 
    PAUL COHEN:其实这个问题的关键是把它转向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要考虑工厂为什么要生产这么多的产品,为什么要开发这么多的产品,有很多工厂他们的观点就是,我开发得越多,我赚钱也就越多,事实上他们没有把重点把握在质量方面,如果你开发一个非常好的商品你就做这样一个商品,这个对于消费者对于工厂的意义其实更大,可以说这个问题主要在于工厂自身。
 
    香巴拉:您在做设计的时候会只专注于做一类产品吗?
 
    PAUL COHEN:在中国和澳大利亚由于在文化方面的差异,我们在澳大利亚的话,我们的国家并不是这么大,所以在需求量也不是这么大的时候,我们作为设计公司需要为不同的行业设计不同的产品,而不是专注于某一个产品,我们不能够负担这样一个设计。如果是一个设计师的话,我是有能力做各个方面的设计的。
 
    罗劲: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能者多劳,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只能够专注一个领域的。目前来讲,我认为大部分的工业设计公司是在外形,外观,但是我认为我应该掌握一些结构上的知识产权,让别人不能够进行模仿,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争取更多的主动,我们公司现在的产品国内甚至国际上的许多的公司是不敢轻易的去仿冒的,包括联想这样的企业,它为什么向我订货,就是因为我的知识产权保护,没有别的理由,所以我认为这个是非常的重要的,其它的没有做知识产权的领域,我去做造型的设计,我觉得我就没有能力去做那个事情了,可能就是说,我干不过人家,人家更强,人家更加的有实力,我比不过别人,这就是我的观点。
 
    陈琦:像罗总刚刚说的,每个公司的定位不一样,我们公司的背景就是这样的,我们可以说是发起人,早在九几年的时候,工业设计还不像现在发展的这么快,刚刚起步也就是在95年97年的样子,所以那个时候我们老板主要是做结构方面的设计,后来他觉得设计方面的前景非常的广阔,需求也非常的大,在这样一个前提下,才慢慢的建立起这样一个公司。所以说我们现在的公司的一个框架和架构,我们的强项和能力主要在产品的研发这一块,也不是说我们没有尝试着走产品的品牌的方向,我们后来发现这不是我们的强项,我们后来的侧重点就定位在服务行业了,其实我们也是为别人做服务,把我们的这个专业的部分,跟别人合作,然后帮别人的产品能够慢慢的建立起来,所以这一块主要是定位不一样,当然现在所说的知识产权,我们是非常的赞同的,包括我们的客户,我们帮他们设计完了之后,这方面的产权我们都会协助他们进行申请的。我们也知道别人付出这么多去设计一个产品,他也希望有保护。然后我们往这个方面其实也有努力的,我们也有在原理和结构上的专利,就是新产品的专利,但是这个产品是客户的,专利是我们发明的我们这边也有申请的,就是说别人也不可以随便的去仿冒我们的专利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的,立足点不一样。
 
    香巴拉:我说一个IT方面的问题,在联想他们会把自己的一些设计方面的东西外包给一些比如像易造、洛可可这样的设计公司,包括三星它也会把自己的一些设计方面的东西转包给ideo.包括耐克它本身是专门的研发制鞋的技术,然而他的整个鞋的设计鞋的生产它会完全的转包出去,它是不生产鞋的,它只有品牌,以这样的模式来做,整个企业的运营成本会做一个很大的优化,但是我发现国内很多的工业设计企业,他们在做了一些工业设计以后,他们会有一整套的生产线下来,这样会不会是资源的一种不合理的利用呢?
 
    罗劲:这个问题实际上是非常的敏感的很多的工业设计公司都不愿意提的。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相当一部分有实力的工业设计公司自己有生产能力的,然后都在琢磨着做自己的产品,因为自己有这个研发能力吗。这个在业界是非常的敏感的,尽量不去提,因为我们是为客户做服务的,但是你现在做自己的产品就比较的敏感了。其实我个人认为这个空间是非常的大的。首先我们有这个研发的能力,设计也好,结构也好,实际上我们在这方面就能做一些更有效的开发,我们开发一些我们具有优势的这样的一些产品,比如你找到市场或者是找到这个知识产权,发展空间是很大的,并且我们不要局限于国内市场。因为很多的企业,国内的抄袭是非常的严重的,知识产权得不到一个足够的保护。但是我们的眼光可以放开一点,毕竟我们的海外市场的空间更大,欧美、日本。
 
    香巴拉:专业的设计公司和企业的研发中心怎么去处理,我之前也有采访过一个国外的设计企业,他们说他们是专业的,所以他们能够跟厂家的研发中心进行沟通,在国内也是这样的吗?
 
    陈琦:在国内来讲,很多大的企业是有自己的研发部门的,包括你像ID,但是有一些也像你所说的一样也会慢慢的外包出去的,或者是他们两个是同时存在的,这两个都是不冲突的,为什么要外包出去呢?其实说白了大家的目标是一样的,他可能内部的这个设计的团队,因为它只做公司的这一类产品,所以它是有局限性的,它可能会做一年两年的,如果刚开始的方向还是好的话,它还能够出来比较新的东西,但是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可能会在设计上已经有一些麻木了,因为它就在这个圈子里面,而不像我们,我们来讲首先接触的行业的范畴很广,实际上我积累的经验,我了解的第一手的资料是很多的,而且我的设计是可以互通的,我做这个行业我可以把别的行业的一些经验借鉴过来,包括一些结构方式,经验,那这个时候其实我的思路是更加的广阔的,所以为什么说现在的这些企业包括一些大的企业,他们会结合外面的设计公司去帮他创新,而不是他们自己公司的设计师自己埋头设计,我觉得主要是这样子的。
 
    香巴拉:那么在国内的工业设计方面,深圳是走在了前面,整个深圳的工业设计就像深圳的室内设计一样的已经成为一个品牌但是这个品牌应该怎么进行打造,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值得去探讨的,因为在韩国有GD的这样一个制度,他们也会比较多的去推广这些设计的企业,那么在深圳的工业设计就二位来言的话怎么去打造工业设计的品牌会好一点呢?
 
    陈琦:是这样的。其实就像你提到的国外的设计,其实像政府参加的因素会很多的,当然我们现在我们也慢慢的开始了,包括协会的成立啊,你像工业设计协会他们都在致力于做,他们希望在国家的层次上对这个行业进行扶持。
 
    香巴拉:您刚才提到了深圳公社,深圳公社是不是一个工业设计的联盟,这个企业是不是专门为公司去提供企业的咨询的这样一个服务呢?您觉得这种方式怎么样呢?
 
    陈琦:当然这个我们来说是非常的好的,因为不管是工业设计还是其它的设计也好,你像平面设计他们的协会的成立已经有很多年了,起到的作用也是比较的大的,在工业设计这方面也是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但是之前来说,协会起的作用不是很大,像工业设计协会,他们可能是想让工业设计届更加的规范化,或者可以说他是一个平台,可以为各个企业厂家可有一个资源互通的这样一个作用,也是协助我们可以找到一个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你像现在很大的这样的展会其实也是他们在主办的,这就慢慢的会起到一定的作用的,就我们设计公司来说我们设计的品牌的拓展其实也是有各个方面的,首先我们会考虑参加一些大型的奖赛得到一种认可,可能在这种展会上我们也会尽量的把自己的品牌展示出来,我们可以做什么,我们已经做了什么,我们未来希望做什么,我可能在这个方面跟大家进行交流沟通和共享,品牌来讲我们不仅在国内包括在国外做成一个国际化的工业设计的一个公司,不只是在这么一个小的范围之内,我们也希望走出去的,包括现在我们的客户很多是国外的品牌,其实合作的话,我们也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等于说是越来越好的这么一个状况。
 
    罗劲:刚才陈总已经讲的非常的详细,我想补充一点的就是是不是可以把工业设计这个品牌进行整合一下,整合成一个优秀的公司,拥有优秀的设计师,然后整体的往国内市场去推,就比如像瑞典这样家居设计这方面,他们是作为整体来推的,这个是值得我们借鉴和思考的,在这方面做出一些实际的事情,我想收到的效果会更大的,很多的单独的设计师或者是单独的设计公司他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你和在一起的话,他的力量就是不容忽视的。
 
    香巴拉:在现在的话比如说新加坡啊或者是韩国啊或者是日本,在亚洲这些国家的工业设计可能会做得比较的好一点,如果说你们和这些国家的工业设计师进行合作的话,你们更看重于他们什么样的资源呢?
 
    罗劲:因为毕竟完整的工业体系的建立肯定是日本和韩国做得比较的到位的,相对于目前而言,那么我觉得我们更加需要注意和借鉴的还是他们运作管理的这样一个经验,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的重要的。因为我的设计人才是不缺的,现在很多的小孩都是非常的厉害的,但是一定是一个团队协作,是一个系统的工程,项目的管理非常的重要,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陈琦:其实像罗总所说的像项目管理,项目设计这方面,是比较的欠缺的,但是现在的院校慢慢的开设这样的课程,你像我们都是从设计师开始做起的,那慢慢的你提升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你就不是一个人在做了,是一个团队在合作了,在这种形式下,你需要去控制一下整个团队的包括各个方面的控制,这个时候其实你是站在一个管理者的角度来做了,这就需要学习一些设计管理方面的知识,而不是设计师单方面的设计,是怎么能够把整个团队的力量能够发挥出来,所以我觉得现在都欠缺这样的一个管理流程的控制,就是说怎样来控制设计的品质,可能你做某一类产品非常好的情况下,像我们的面比较的广的情况下,每个产品都是有相当的难度的,并不是一两个人,随便的创意就可以了,这个是需要一个很大的团队,包括结构的力量啊包括对生产材料的各方面的一个了解,在结合设计师的一些想法,最后融合到一起的这样的一个很好的项目,得到很好的认可,这就是我们需要去借鉴而且是加快脚步去更上的,包括设计教育方面的。
 
    香巴拉:跟几位的交谈中我了解到,我们并不能铁板一块的去看工业设计,可能之前我们会认为工业设计就是ODM或者是自主品牌生产商,其实工业设计可以是多种多样的,它已经形成了一个生态链,有的企业可能会选择往某一个方面进行发展,而另个企业可能会选择其它的方向进行发展,然后形成差异化,然后这个差异化还会形成更多的合作,期待深圳工业设计品牌能够更加完善和发展,祝福中国的工业设计,谢谢各位参加我们的三人堂节目,谢谢大家!